台湾少年小说创作的省思

2020-06-24  阅读 766 次

台湾少年小说创作的省思

记得十多年前,当我立志创作少年小说时,心中感到徬徨,因为台湾的少儿文学刚起飞,专职写作的作家屈指可数,缺乏足够的生涯规划範本供后辈参考,一切只能自己摸索。

当时少年小说被誉为「显学」,国内外的作品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讨论的对象,诸多研讨会也以此为主题;然而随着明星作家如李潼先生的消逝,继之明星作品如哈利波特的风潮过去,少年小说却显出市场无力,后继乏人的窘境。

但凡产业发展确实需要明星,但是明星代表了流行,一旦流行消退,如果缺少消费者基本的需求,产业的生机便随之危殆。加上网路个人写作普及,近年手机平板电脑兴起,文学的娱乐功能被取代,文学出版想赢得消费者的青睐,必须高度的专业,也必须展现出其他独特的功能性才行。

所幸少年小说的主要读者群是青少年,因此除了文学艺术之外,还具备语文教学与心理辅导等附加价值。而成人读者也可阅读少年小说,藉以唤醒沈睡的童心,享受感动,或摆脱封故的思想框架,换个纯真的观点来看待世界,发现自我改造的可能。换句话说,少年小说在市场上除了实用性,还兼具浪漫性,实在是生机无限的发展品项。

个人认为,业界人士(包括作家)的经营目标,不该只放在培养重点明星,而是要着力在如何创造消费者的阅读需求与购书需求。尊贵化阅读行为,发挥影音产品所缺乏之文字想像的娱乐功能,让书籍成为等同食衣住行的生活必需品,高尚的社交礼品,才能让文学产业永续经营,而这些都有赖政府、业界、家长和老师共同努力。

在台湾有一个明显的现象,提供书籍给小孩,担任把关者的大人,对于翻译的外来作品採取崇拜与宽容的态度。翻译作品中涉及妖魔鬼怪、巫术兇杀、人格污损等负面情节,都照单全收交给孩子。但是本土的作品中若是有同样的情节,便容易出现抗议之声,用道德谴责,彷彿台湾作家必须是纯洁的传道者,作品必须是神圣经典,否则孩子人格就会遭受污染。

或许因为海洋天然的屏障,让人潜意识以为空间的阻隔和文化的差异,都是良好的屏障,孩子不会受到外来作品不良影响。而同文同地的作品中一个小坏蛋,孩子便会毫无戒心的模仿。在我看来,这不但是媚外和无理,轻视孩子的判断力,也是缺乏自信的表现。它会导致作家和出版者自我审查,自废武功,大量做出歌颂光明,缺乏衬托人性的黑暗面,而平板无趣,无法反应真实人生的立体作品。其结果是,孩子该受的薰陶只单向来自外国,对本土作品失去兴趣,渐渐本土作家无法维生,出版社为了存活,只好翻译求生。

重点来了,家长们,台湾如果失去「创作」的产业,你们的孩子将来便也失去「当作家」这样美好的工作机会,这无疑是荒谬的扼杀了下一代的生机。

此外,我在刚接触少年小说时,便听到「本土化就是国际化」这样的呼声。在全球化的风潮中,各个国家民族为了保有可供辨识的独特性,很自然的会兴起保护自我文化的观念。似乎唯有强调本土特色的作品,才不会淹没在全球化的洪流中。这听起来很有道理,但是对于作品的国际行销,真的有帮助吗?

向来文化的传播,都是从强势区往弱势区进行,这从台湾对欧美日文化趋之若鹜,可以得证。问题来了,我们的作品难道只能在岛内销售?世界那幺大,全球儿童少年有几十亿人,如果都是我们的市场,我们还怕什幺?

外国人对台湾文化必然陌生,但是陌生不代表好奇,除非我们是强势文化,能让别人崇拜嚮往。如果现实不是如此,那幺「本土化就是国际化」,便显得一相情愿与自我安慰了。

这几年,从强调台湾在地特色的书籍,不受中国大陆读者青睐看来,创作者想让作品有国际感染力,重点应该放在时代的问题、人类共同的情感、困境、愿景。但同时,本土文化的书写不能废弃,反而要加把劲传承给下一代,因为它和经济力一样都是能型塑国家品牌的软实力,是形成强势文化的基本条件。

我有信心,国际化和本土化同时个别发展,将来在台湾闯出高品质的国际形象时,世界出版品的流向便会开始逆转了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